行远生

若明理 若取善之矣。 若允矣诺。

让我独自待着,好了

秋风凉,可我深知,这是冬天了。

因为我已经听到来自天空那只寒冬鸟的叫声。

记得那年的夏天,我在那棵梧桐树下等你,看你一手牵着你为他所生的那个小屁孩,然后你要我带路,带你们去见我们那个镇上最狠毒的巫师,本来我不愿的,可是看见你那天在我面前苦苦哀求下,我还是应了。

我知道,你们去找那个巫师是为了让那个该死的男人不能再出去成天喝酒不知道回家,我知道你们去找那个巫师,是为了让这个小屁孩能健康的成长。

可是我早已经受了那个巫师的控制,将巫师给我的那针毒药刺进了小孩的后脑勺,只是在你不经意让我抚摸那个小孩头的时候。

巫师说,如果这个小孩长大了,这个镇上的人都会遭到上天的谴责。所以在我说话的那瞬间,我都后背被巫师用木偶针控制住了。 


还得从我们认识的时候说起,那天遇见你,真是让我觉得万般的幸运,因为我看到了,你给我的那束无名花是世间最美的花,因为它的每一个花瓣上的颜色都不一样,但是却又不是那样的耀眼,只是美得那么安静。对了,我还记得花,一共有11多,你说,上帝一共有11个情人,他们都是上帝最疼惜的,所以,后来上帝为了让她们永远都在他身边,所以让他们变成了11朵花,可是我怎么听都觉得是你自己编的,哈哈,不过不用在意了。 因为后来,你被那个喝醉酒的男人玷污了,于是他逼着你和他结了婚。我知道的,那是你不情愿的。不怪你。只是。。。那个男人是巫师未过门的女婿,而且那个男人其实曾经是一只恶魔,听巫师说,那个男人曾经杀掉了自己的父亲,于是后来隐姓埋名来到了这个镇上。 


看到那个小屁孩走着走着突然身体瘫软倒了下去,你被吓到了,赶紧抱着他,但是你还没有停下去巫师那里,但是我知道,还未等你走到巫师那个地方,小屁孩就会断气了。 看着你流着眼泪的样子,我总觉得,那天我是不是应该陪在你身边,或许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了。

那天我刚好要去一个人家里面帮他们做祷告,因为我是牧师,我有这个职责,结果就是因为我离开了你去了另外一个镇上,所以才给了那个恶魔一个趁人之危,待我回来时,看见你被他侵犯的身体还裸露在我们一起吃饭的那个饭厅下, 我赶紧跑过来抱住你,但是你的面目已经变得僵硬,因为你知道,他告诉过你,如果你不嫁给他,他就会杀掉我。 


终于小屁孩还是安静的走了,因为是我祈求巫师,祈求巫师让他走得安静一点,这样你会好受一些。后来,当你们见到巫师的时候,巫师早就把一切安排好了,把那个小孩的头颅摘了下来,放进了他平日施法的盒子里,然后取出了小屁孩的两颗眼珠交给我,让我用小屁孩的眼睛去杀掉那个男人,那两颗眼珠发着光亮,我想这一定是巫师施过法的吧。当我将那个男人用眼珠子捆绑起来的时候,男人眼里流露出来的是痛苦。我知道,世间唯一最痛苦的就是,被自己的亲人所杀害。 


后来我看到那个女人很痛苦,于是带她回了家,趁她不注意,一把抱住了她,由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香气,让我觉得很想让她归顺于我,我扯掉了披在她外面的那件外套..................看着她挣拧的脸部,我笑了,我疯癫了,更加疯狂的要她。于是,脑子像被抽了一下,暂停住了,然后又以很快的速度,使周围全部回到了我离开她去另外一个镇上的那天,当我回来的时候我看到她全身赤裸的暴露在那里,我恐惧了,因为原来杀死的那个人是我自己,强迫她的也是我自己。


原来,时间一直是这样欺骗着我们的。我们总以为我们自己是活在时间连续的那个空间里面。其实事实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们的生活,已经被我们认为理所当然了。  只是那个记忆已经被抹除,或许我们就在不停地跳跃着,可是我们自己仍不知道。 不要去琢磨,因为那是不可能的。只有静下来,去抓住那个尾巴。

评论 ( 1 )

© 行远生 | Powered by LOFTER